企业文化
当前位置 >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艺长廊 >
游峡记
字体 :

    庚子年初,新冠肆虐,困兽家宅,常念自然之亲,生循循向往之,五月初,得闲时,邀友共游峡谷,醉于孟夏之山水,浸于林间之花鸟。

    山野茂林,赤足清泉,静听窸窣之低吟,饱尝生命之野趣。天主造物,瑰丽奇特,吾愈发新奇,所获有三:赏野水之仙趣,历峭壁之险要,观峡风之突变。

    水以眼观,入眼而得山水之色形,入心则得天然之画卷。行于峡谷,忘忧于世。天地间,一山之高;山山间,一线之宽;河为翡翠之带,道为白玉之襟,交错相吻,延绵成趣。

    壁崖兀起,巍然雄立,险不可攀。路随山河而蜿蜒,景随日月而容易。朝云暮雨,轻烟缭绕,刀削之壁,瀑帘直泻,碎于山崖,点点碎金,耀熠纱笼。仙道时至,嬉乐人间,绾纱而坐,羽翼微震,罗裳飘逸吹云成雪,呵玉为霜,暮金夜银,融融泄泄,弥乎峡谷。

    风生于谷,谷生于天,风从天来,天籁之音起于心。风则必以身心察观。轻薄似女子春心柔媚,厮磨于耳,秋波频送,情话挠心,酥麻之流击于身;强劲似千军怒吼于战场,厮杀之声万窍齐发,命运之绝响,荡涤绝谷。以心观之,或疾走狂奔,或闲庭信步,来来去去,无从挂牵。

    鸣呼,天地谐和,万物皆有情;时光流世,诸事皆可抛。尘世纷杂,乱于人心,不可得峡谷一生之趣味矣!友曰:若将谷比人心,人心与谷事一同。山河千年,未曾风云倦而易,尘间数载,怎得此论?人心不计尘间事,便是世间无尘人。